半晴半阴.

是我,阳光。
我到现在还是没懂,为啥我那时候注册百度帐号的时候要叫自己“阳光”,因为我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很阳光的人,
但或许以前是呢?
几乎每次撰写新博文的时候都要感叹一番,上一篇博文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早就没有了以前搞博客的那种激情,生活的击打也让我没有时间与精力去写点什么。
星期一早上考完了这学期的最后一场考试,基础英语,考完后我的暑假也便开始了,也终于决定重新开始写点文字了。
但是我并不是想要写什么技术文啊议论文啊什么的,而仅仅只是想写点日志,找一个情绪抒发的出口而已,所以这些文字不会有什么文采,抑或文体。文章发布了我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但是如果你看到了,愿意把这些粗鄙的文字看下去的话,感谢。
那么,就先说说标题,半晴半阴吧。

半晴半阴

天空一半是蓝天,另一半是阴云。
这是我昨天中午坐在门口望向天空所看到的。
于是我就发了一条朋友圈,半晴半阴,也把它起做这篇文章的标题,
因为我的心境也是如此。

逐渐放晴的前程

去年高考并没有考到一个好成绩,即使说已经超出了优先投档线十分,但依旧没有到达很多一本院校的投档线,
我很被动。
最后选定了莞工,但就算如此,我的成绩也只比莞工投档线多了一分。我只有被调剂的份。
所以我被调剂到了一个我闻所未闻的专业,建筑环境与能源应用工程,其实就是以前的暖通工程。
但是我对此毫无了解,也没有兴趣。
我还是想学软件。
知道能够申请转专业后,我就决定先既来之则安之,好好学习,再努力申请转专业。
结果失败了。
转专业的过程是个人申请-原学院审核-转入学院审核-教务处审核,结果我直接卡在了第二步,
连门都没迈出去。
当时跟一个同学去,人家申请的同学院转专业,我申请的跨学院转专业。
结果我被辅导员说了一顿,最后拒绝给我签字,
而他浏览了一下同学的申请书,就直接签名通过了,
甚至一句话都没说。
非常难过地,第一次转专业的申请就这么失败了,而我的那位同学则是心满意足了。
第二次转专业的申请是在上个月末,在这之前我还以为因为疫情的缘故转专业的工作就不再受理了,幸好还是有的。
要不要再申请转专业纠结了我很久,因为在大一下学期跨学院转专业的话,我必须要留级复读大一。
多花费一年,这值不值得?其实这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关键是
我怕。
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这就是生活。
不如不去尝试,这样也不会再次失望。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在某天晚上躺在床上时,
我突然反悔了。
趁着一时冲动,我登上了教务系统作了预申请。
接下来要向原学院提交转专业申请表,与上学期不同的是,这次是直接在网上填写后予以负责的老师打印。
教务处的通知表明,转出学院要在 6 月 10 日前完成转出审批工作,对学生公布转出的审批结果。
然而我什么通知都没接到,问班长也说不清楚。
于是我度过了十分焦虑的几天。
每一天都在刷新着学院的网站,等着消息。
然而什么都没有。
一直等到 16 日,软件工程的学院网安学院已经发布了具体的考核方式,我们学院还是毫无消息。
最后在网安学院的小程序里查到了自己在 18 日有一场《程序设计基础》的考试后,我才确定转出学院审批通过了。
尽管我很想说些什么怨言,但目前最关键的还是拿出本事应试。
网安学院的考核方式是笔试+面试。笔试是对 C 语言的考核,面试则是与几位主任视频通话接受提问。
面试其实不难,我原本以为会让我口述各种排序算法什么的,结果并没有那么恐怖,更多的只是聊天,谈谈为什么想转专业之类的,我也就咕噜咕噜把内心的想法全说出来了。
笔试是在面试之前进行的,难度可以说比我这学期 C 语言基础的期末考要难上几倍,而且答题全部要手写,写完后用全能扫描王扫描成一个 PDF 上传到网安学院的考试平台中。考试的时候还要求要同步开着腾讯学院,把人、电脑屏幕、桌面都纳进画面中,属实严格。
考完之后,自己也说不好能有什么结果,但至少——现在只要等就好了。
没想到网安学院的效率还挺快的,第二天中午就在转专业的微信群里放出了结果。十六个申请转专业到网安学院的同学,
我是唯一一个通过的。
这结果确实让我十分惊讶。虽然我的笔试成绩也只有 78 分,却也是十六位中的最高分。
在我跟我的助班分享这件事后,她很为我欢悦,同时也告诉我:你是可以的,不要妄自菲薄!
我很感动。
大概是习惯否定自己了,能以这样的方式得到肯定,
挺开心的。
现在就等教务处的名单正式公布了。
希望一切都好。

那些逝去的与正在承受的

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个朋友说:

2020,活着就行

这半年确实大大小小发生了各种令人不安的事,山火,疫情,美国乱象,一些名人的去世等。
确实在这半年里,能够健康安好,就足够了。
而那些逝去的人与时光是可惜的,他们不应在此画下句号,它们不应如此难熬。
我们能做的,只能是记住、缅怀,以及带着这些,继续走下去。
我身边最近也有一些人过得并不是很好。
邻居有一家,女人溪边洗衣服时被掉下的树枝砸伤,男人在工地干活时摔伤。
不幸中的万幸是,女人现在已无大碍,而男人虽不能起身,但也已经在家养伤了。
我的外婆也是,她前段时间身体已经逐渐支撑不住了,
走几步路就累,没有太多胃口。
门诊的医生说她的心脏与肾脏已经衰竭了。
我们都知道,快到头了,
生命。

孤僻

说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我 18 年的时候想写一篇总结 17 年的文章。
我 19 年的时候想写一篇总结 18 年的文章。
最后它们都变成了没有完成的废稿。
为什么我想总结?一个是因为我知道,我现在所经历的,便是以后的过去。
另一个是因为海姑娘。

海姑娘,这是我跟网友倾诉时用以代指她的昵称。她,是我从高一一直暗恋到如今的一个女生。
暗恋总是很令人难过的,这种感情甚至让我对自己产生了厌恶感,与产生这方面情绪的自己作一种内心的搏斗。
但与自己打架,谁都不知道,结果也只会是两败俱伤,受伤的只会是自己。
而我也不知道要对谁诉说这些好。
它们变成了废稿,是因为内容跟海姑娘的关联度很高,我不想谈论这些。
莫名其妙的热情,连接到了一个不可能的人身上,
真是令人厌恶的感觉啊。

我很少会对人倾诉内心的压力忧郁,因为我认为没有用处。
大家都是同龄人,你能指望谁给出一个十分有用的建议呢?
能不被敷衍就已经很满足了。
年长的,又有所谓的代沟。
家里人,我又不希望让他们担心。
……
其实只是我的内心跨不出去而已。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变得如此孤僻。
结交的很多朋友也是,
在离开结交时的阶段,进入新的阶段后,
就几乎不会再联系了。
所以我的朋友好像很多,但其实,
我没有多少朋友。

我跟我的女朋友分了手,又退了经常混的一个群。
现在真是,
唉。

但是我或许可以去寒暄几句。

未来未来

我已经有好几年给自己规划完寒假暑假后,最后又变成整日游戏了。
但我这次希望,自己真的能去尝试,去迈出那一步,去做不敢做的事。
这篇文章其实可以加点什么图片,做个排版。
但还是算了吧,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就好了。
关于暑假怎么安排的,下次再谈吧。
继续黑暗中觅光。
晚安。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