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Coldplaying:最全的《Ghost Stories》解析 - 对 Chris Martin 的采访 - 音乐事

2019-07-07 备注
实在是,没有想到,好长,好长,没想到半年后才把这篇文章给翻译完(当然了,上学的日子我是没办法翻译的)……这叫作什么,自己挖的坑,说什么也得补上啊!
这文章有一些部分很难翻译,也很难理解,这也是我翻译得那么慢的其中一个原因。译文可能还是会很难懂,基于我糟糕的水平555。不管咋样,看得开心~
2019-02-02 备注
啊,大概又有三十年没有发文章了,没想到竟然连大法都来光临本站了。Coldplay 的音乐里边,我最喜欢的大概就是 Ghost Stories 了——Ghost Stories Live 2014 我都反反复复看了好几年了((((,而这一篇是来自于 Coldplaying 也就是 Coldplay 粉丝网整理出来的主唱马汀对鬼故事这张专辑的解析。
我英语烂,翻译出来糟糕的话,还请各位提建议。
原文:https://coldplaying.com/ultimate-ghost-stories-walkthrough-chris-martin/
本文的内容与图片的知识产权不归本人所有,归它们所有的人所有。
I DO NOT OWN THE ORIGINAL ARTICLE AND THE PICTURES, THE COPYRIGHT OF WHICH BELONGS TO COLDPLAY AND COLDPLAYING.

Coldplay 在 Ghost Stories Live 2014 的演奏现场
Coldplay 的领衔者 Chris Martin 一直在与 Beats Music 对话,作为 Coldplay 最新专辑《Ghost Stories》全面的、一曲接着一曲(track by track)的解析的一部分。我们已经看过 Chris 诉说他第二首单曲《A Sky Full Of Stars》的灵感,但这次采访记录了 Coldplay 这第六张专辑的完整细节。
我将整个采访的文字版都写出来了,这样你们就可以在有空的时候慢慢看,如果你们想翻译的话也没问题。通过整个采访,我们就知道在 Ghost Stories 背后的制作思路、Chris 的灵感、生命的意义、Jonny 的吉他效果以及 Ghost Stories 最初叫做什么了!

Chris Martin 谈整张《Ghost Stories》

“我将《Ghost Stories》描述为一次通过挑战的旅程,抑或是一种能够让你最终逐渐强大、逐渐快乐的考验。它并不是一种工具,它只是一种方式,去接受、明白:疯狂的事情会来临,不管它是失去,还是挑战,或者是一些麻烦事什么的,它总会发生。但不要让它打败你,而是让它造就你。”
“这就像是日本的一种艺术,叫做金缮(きんつくろい)。如果你摔坏了一个碗,你用金去修复它,它最终就会变得比它的以前更为美丽。而这便是我们想努力唱出来的东西。”
“我很想这么做,于是我问了乐队剩下的成员:我们可不可以做一些比较小的、比较个人(intimate)的音乐?而最后的成果似乎就是这样子。我不知道这些歌是从哪里出来的,但它们都是有来源的,这些作品也都比较私密(intimate)、个人(personal)。至于“Ghost Stories”这个标题……我总是很喜欢写标题,我写下了一列的标题,感觉这个更加有一种神秘的氛围,很合适。我不知道啦,对我来说要解释这些事情太难了,它们就是让人感觉对了而已。我大概 12-14 年前就做了一个决定,因为我没有像莎士比亚那样抒情才能的天赋,我就说‘好吧,我会去努力尝试的。’老实说,我所能做的全部就是如此了。当时间流逝时,我会尽力去做的。尤其是这一次,我在生活中经历了一些鬼事情(stuff),而我的朋友们也经历了一些鬼事情,而我又不想只是对我所唱的东西胡说八道。我知道对于一些人来说它并不能引起共鸣,但或许其他人会呢。所以我只是相信着,在我变老、我们变老的过程中,我们会去尝试并且更加相信我的本能直觉。显然某些作家和评论家并不喜欢这样,但是没事,他们尽管提意见,不过我是绝不会质疑我所演唱的东西的——因为我需要靠唱歌来度过一天。”
“呃,音乐对我来说,就是我其中一个最好的朋友,而这也是我把每一天都变得有意义的方式。我喜欢在晚上工作,而且没错,在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译者注:原文这里是“cophasis”,但我搜索后应该是“cophosis”才对,意思是“total deafness”,我在这里进行了意译)。那种感觉十分奇妙,我最爱这个时间点了!我有一个老师,他提供给我书籍看、介绍了一位我从来都没听说过的来自 13 世纪的诗人 Rumi(鲁米),我于是开始读他的诗,而这确确实实改变了我的生活以及我看待事物的方式。他有一首诗叫做《The Guest House》,这首诗是关于把你自己想象成一个房子,而每天早上都会有一个新的东西来敲你的门,比如挑战、某些好的东西或者某些糟糕的东西。而这首诗的主题(译者注:原文这里是“jist”,但我搜索后应该是“gist”才对,意思是“the main or general meaning of a piece of writing, a speech or a conversation”)是无论有什么会到来,你都要欢迎它。这确实是一种完全新鲜的疗愈生活的处方(原文这里是“prescriptive”,但这是个形容词,不适合放在此处,故作“prescription”译),以至于它改变了一切。于是我就继续读更多更多的他的诗歌,现在也依旧有在阅读。它的确是关于去拥抱、去接受一切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而这种概念也渗透到了当时我们正在写的音乐里。”
Coldplay 四人

1) Always in My Head

“当我思考这首歌,《Always In My Head》的时候,我将它视为一种接纳,对那种‘好的我们会在这条脆弱的道路上走下去’的接纳。在生活中,对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会需要作一个决定就是,我是不是要向其他人,或者是向生活本身,打开我自己的内心?而这首歌,每次我们在现场表演的时候,或者是每次我们在加工它的时候,它都会提醒我,啊,就像你之前问我的那个问题,’你唱这首歌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很舒服?’这首歌让我觉得,尽管去做吧!对生活敞开自我吧,即使有时候会有些令人伤心,但事情总会变得很美好的。这首歌就像是在承认——这张专辑确确实实会很个人。
“大概是四年前,我去看了 Leonard Cohen 在 Los Angeles(洛杉矶)的演出,而他在一台十分便宜的,就像我们学习用的那种雅马哈键盘上,弹了两首歌。那听起来很棒,所以我就搞了一台,跟我 11 岁就有的那台一模一样。我琢磨、折腾着看会不会有什么歌出来,结果《Always In My Head》就这样跑出来了。这就像是以前我 12 岁时做音乐的方式。我那时特别天真,就一个键一个键试,这个音符不应该在这啊我更喜欢那个音这样子。你真的要我告诉你是哪个音?哦天……让我告诉你哪个音!那就是个在 G 小调上的 A 哈哈哈哈!”
“之所以我的孩子们会在专辑里边,是因为他们某天放学后来到了录音室,我当时抓不到音调,就问他们说有没有什么办法来试试搞定这个。他们当时跟他们的其中一个叫做 Mabel 的朋友在一起,听完后他们俩就说‘当然可以啦爸爸’接着就试着弄了 3 分钟。我听了之后觉得,听起来真是很可爱,我觉得这听起来很合适。”

2) Magic

“呃,《Magic》这首歌对我而言呈现了一种很大的概念,也就是说,即使我现在是独自跟你对话,我们依然是一个乐队,一个整体,我们一直都是,并且比以前都更像一个乐队。在我们的个人演出和专业演出中,这个概念联结着我们每个人,使我们会为彼此做任何事情。这是一种十分强大的感觉,去经历我们和同一团体的人们都会经历的一切。我们分无分文时,就已相互认识。我觉得大概两年前那时候,乐队的其他人都说‘Chris 很不对头’,因为我一直问他们问了很久,说请问能不能有个人来开始创作一首歌?而他们就说‘不我们就喜欢现在这个制度’。我其实也喜欢这个制度(译者注:应该是指由 Chris 来开头创作的制度),不过我一天来到录音室结果 Guy 说‘嘿,我们弄了点东西你可能会想听。’他们给我演奏了这段 loop后,我觉得真的很棒。于是这首叫做《Magic》的歌就在大概五分钟后出现了,并且这首歌代表了他们……我在那个时候如同朋友般需要他们,而他们也没有让我失望。他们也提供了我们的第一首单曲,确实是很方便!
“我们的视频看起来都很滑稽,而且当你签订了唱片合同后,它就是其中一份你小时候压根想象不到的工作了,除非你是 Beyoncé,生来就是个天使,还在所有领域里都是天才。现在在 MV 里,我们想努力达到一个概念就是……我不把它当作是在表演,而是在表达这首歌里的东西,而不需要只是单纯地在镜头前唱歌——因为这样有时候真的有点无聊。这个视频的灵感基本是,有两个人,他们都有好的也有不怎么好的地方,那么问题是,你要让哪一位赢得奖励?这或许是一种很大的隐喻,又或者说我只是想要个机会可以在电线上四处飞而已!我曾经看过 Pink 在电线上飞,然后我就想,我也应该开始这么做!”
Magic MV 画面

3) Ink

“Ink 这首歌是来自…我们有一首老歌,叫做 See You Soon,这首歌大概是 1860 年写的,也就是我们第一次成团的时候!我很努力地去记住怎么弹奏这首歌,但总会忘掉。因为有时候,当我在吉他上作歌的时候我会调成不一样的、很特殊的调弦,所以有一次我正在绞尽脑汁地找那个老调弦,但是我还是没能记起来。不过,这无意调出来的调弦听起来倒是很不错,于是这首歌就这么到来了。”
“呃,我知道,你们并不想听到这个——但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歌词。我觉得这些歌词对于任何两个人所意味的都不同。我甚至不知道它们实际的含义,它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来的,哈哈!我喜欢先起个标题,然后看看会发生些什么,看看我能写出些什么。”

4) True Love

“True Love 的 MV 和这首歌,我其实不知道它们是否有相辅相成的关系。几年前我跟我的孩子们在马戏团里时,我看到了那些胖胖的套装,他们正在做着令人惊奇的杂技(备注:或许是之前 Chris 提到的那些俄罗斯人?)(译者注:前面的备注来自 Coldplaying,下同)。于是我们去找了那个制作套装的人,问他:“请问你能不能为我们的 MV 做点套装呢?”呃我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做一个能够囊括这些套装的故事会很棒而已。既然你让我想到了这个,那么现在这就是一个在视频里尝试点新鲜活动的机会了哈哈哈……并且也可以试着去抒写一段关于这个活动的故事了。“
“鬼故事这张专辑,因为它的基本特点(nature),让它听起来像是一个人对着另一个人谈话,而不会让人想着,‘这样的音乐在演奏会里表演,大家听起来会觉得怎么样?’它更像是,‘这样的音乐对另一个人而言,听起来会是如何?’而我们乐队的开始也是因为 Jonny 的吉他表演……他在音乐方面上做了很多我没有想到的事情,他给我带来了很多惊喜,这真的就像在我们很多歌曲里面的一种交流——我就是把我的旋律唱出来,然后大多时候我都完全不知道他会干啥,就像这首歌一样。他(Jonny)就是有一种很完美的写旋律的方式。我真是太喜欢他的演奏了。在做这首歌的时候,我们老是说,我们有朝一日得做个 solo 出来,然后他就说,‘我不做 solo’,我们有点儿强迫他去弄……那时他就像站在一个山峰上一样(idiom?)。而这就是为什么在一个乐队里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因为你最好的朋友会给你带来一点你意想不到的音乐,然后当你把他们全部拼到一起后,你就得到了一个柯柏文(变形金刚中的角色)!!
“呃,我在很久之前,早上四点的时候,带着一盆子水果去给 Timbaland 狼吞虎咽,然后我们给 Nelly Furtado 写了一首歌,当时我说:‘我喜欢这个人’。他去年还跟 Jay-Z 一起巡回演出呢。有一个星期天他们跟我们都在录音室里,当时我想着,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爱好,那就是,音乐!因此,在大家的休息日里,我们一起去了录音室——跟他一起工作真的是很有趣,就像跟 Tim(Avicii)一样,因为他能感受到一种纯净的感觉,在他旁边真的很能启发灵感。那天,我说:‘啊,我们有这一首歌听起来不太对劲。’然后他(Timbaland)说‘让我试着搞一下’然后他就帮 Will 调出了一个贝斯鼓的音色。剩下的节奏部分 Will 已经摆好在那了,但 Timbaland 引进来了一种 ‘弹性’(bounce)。
Chris Martin 与 Timbaland 等人合影

5) Midnight

“啊,Midnight 这首曲子跟 Magic 这首曲子很像,它们的雏形都并非来自于我。这首曲子来自于一个叫做 Jon Hopkins 的朋友,他是个很有才华的人,还制作了属于他自己的专辑。一天他在录音室里帮我们做歌的时候,我对他说,我说‘噢,你有没有什么可以给我唱的小样’,他说‘呃,我确实有一个……’然后我们就把它偷了!当然啦,我说‘偷’,但我们之间是有签订一个能赚大钱的合同的,也会给他应得的金额!我觉得 Midnight,呃,有点像 Always In My Head。它提醒着我们说……没事的,我们此刻就在此处。你不需要现在就去做一首‘梆梆梆’的摇滚曲目。这就是我们去感受,去接受音乐的方式。在这首歌上下功夫确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很喜欢那种你唱出来,然后你能把它变得听起来很怪异的东西。我一直在寻找新的方式去改变人声,结果试到最后发现只有唯一一种是有用的,其他大多数听起来都太滑稽了。在这首歌上,我其实是在讨论我对哈利波特的想法!骗你的!我同意,要说清楚很难,但是我所吟唱的歌词都是真实的,而它们也并不是最糟糕的歌词。那个语句,‘leave a light on’,大概就是对你自己说,要继续走下去。啊对,它引用自 Rumi(鲁米)的‘The wound is a place where the light enters you(伤口是光芒进入你内心的地方)’,我是在 Leonard Cohen 的一首叫做 Anthem(颂歌)的歌曲中第一次听到这句的——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一切事物都会存在裂缝,而光芒也会从此处渗透进来。)多美妙的感觉啊!”
“我是说,在英国,我长大的地方,我们有着一种观念,就是,要把我们的感受往下压,要去压抑它们,不要承认你是不是受伤了或者经历着什么事情。这样挺好的,而这也是其他人正在做的。但是我更喜欢另一种方式就是,去承认你的玻璃心或者你受伤了或者你需要什么……你知道的,因为在你说出你的真实感受后,它就会给你带来很多祝福。事实是,这或许是一张关于心碎的专辑,但它不是在说:有些东西碎掉了,所以你就应该就此打住放弃。它是在说,有些东西碎掉了,那就让我们一起搞清楚怎么修好它,让它变得比以前更好吧。因为似乎所有的优秀诗人和优秀老师都会说:若你坚持,渡过难关,祝福自会显现。我的意思是,现在这个世界是会发生一些鬼事情的,它们让你都想不懂它们为什么会发生,这太疯狂了。我不清楚(译者注:原文没有谓语,无法准确翻译)但是如果在这个宇宙里你没有“好的东西最后都会不知为何地浮现出来”的信念的话,人人都会选择放弃,然后浪费所有人的时间!这就太糟糕了!这就是整张专辑一定要有 A Sky Full Of Stars 这首歌的原因,它必须以‘哇好吧有些东西破碎了,但嘿,你要怎么办呢?你才不会放弃呢,你是永远都不会放弃的’作结尾。这也是我的爸爸教给我的最好的道理。

6) Another's Arms

“对的,所以 Mike Dean 是一位跟 Kanye 共同工作的能干的伙计(备注:不是那个英超的裁判!)。然后有一位叫做 Steve Stout 的伙计在 Rockerfella Camp 或者是在 Defjam 待了很长时间(译者注:翻译无能),两者之一就是了,反正……他说‘噢,你应该去跟那个叫 Mike Dean 的伙计一起做另一首曲目’,于是我们就把他叫来了然后问他能不能帮忙,他说‘呃,我五点前都有空,我会来做一些 bass 部分的!’事情常常都是这么发展的。呃,就像我说的,我们特别特别幸运能够跟那样的人一起工作,而且我觉得能更多地渗透入嘻哈的世界里是很棒的事。他们很习惯于做一曲接着一曲(track by track)的东西,因此没有人对此担心,这就只是一首歌或者一小拍而已。当你看着 Kanye 的唱片时,你会发现里边每一首歌都有大概 9000 人参与制作!”
“感谢你们说它感觉很无缝(译者注:可能是指过渡很平滑)。其实在之前,它并不是如此,只有在最后当你把它们连接在一起时,它听起来才有如此效果。在 Another’s Arms 开头的那个女声是 Oprah Winfrey!不不不,并不是 Oprah Winfrey,她说她不来……我们没问啦,这是我编的!这个是呃呃呃,我也不知道是谁,这是个小样……它来自于一个合成器,叫做 Denise!
Chris Martin 演奏 Another's Arms

7) Oceans

“Oceans,我总是想象着待在英国南部的 Brighton(白礼顿)的码头上。所以是,在那里的鹅卵石滩上有一个码头,然后在我脑子里的影像就是,某人在旅程中,掠过这里,像掠过很多书跟很多电影一样。我感觉在某个特定的时刻里,你会想在海滩上醒来,然后一切都似乎很好,一切都说得通。所以这首歌,一直地,对我来说,呃尤其是它的结尾,就像是你完全让步给生活,然后说好吧,我会去相信一切,不管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一首关于相信的歌。

8) A Sky Full Of Stars

“我知道,A Sky Full Of Stars 这首歌,作为专辑的重点,需要是关于无条件的爱,与接受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就好像它们就应该发生在你身上一样,即使那可能很困难(?)。并且,我想要它成为一首可以让你释放自己的歌,要是能让你上下舞动,就更好啦。这首歌,最后的确是受 EDM(Electronic Dance Music)启发。EDM 呢,有些人是看不上的,但是之后你去看一些 EDM 作品时,会看到人们如此齐心协力享有着那最好的时刻。于是我说,管他的!我就喜欢这东西所以我希望我们能有一首歌是来自于 EDM 世界的,也想要它成为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的一首歌,所以他完全不是随便做的(throwaway)。从歌词上说,这是我们拥有过的最重要的歌,因为每一次我唱它的时候,我都会说耶,这就是我所想要的生活方式。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能把这首歌写下来或者说是‘接收’到这首歌,然后说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乐意地去接受它,即使会有人认为我的乐队是整个地球里最差的乐队,它也必须是它应该是的样子。当它出炉的时候,会有一些差评者,肯定也会有很多喜爱的。
“我喜欢这首歌,我知道它听起来不好,不能在音乐性上说它很好,但是我很爱它,因为它是从这个黑暗的地方出来的。它是整张专辑里写的最后一首歌,然后你知道,我寻求着它寻求很长时间了,就像‘请赐给我这首歌吧’。它就像‘没事的,一切都会很好,因为我们在这个旅程中已经得到了其余很多首歌,我们只是需要这首歌像一扇开往黎明的门而已。’”
“A Sky Full Of Stars大概是在晚上十一点半出来的,然后它花了……大概七分钟就出炉了。啊,我想在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会有一种自由感,那时你会觉得,你没有在打扰任何人,你懂的……没有其他人会需要你或者说没有其他事你需要去做的。这可能来自于一种传统,你会发现你的那些英雄们,不管是 Quincy Jones 还是谁,很多人都喜欢在晚上工作。万物寂静,你会感到与外界事物有一丝更多的联系。你必须不去担心其他什么人,不去听什么,因为有一个开关你必须去扳动,去说‘不管它去了哪我都会跟着去’,有时候你陷入了绝境,发不出特别好听的声音,或者有时候你没有意义地唱着,或者有时候你必须让你自己解脱。呃,我会告诉你真相的……我那时听了很多 Katy Perry 的歌,她跟 Doctor Luke 一起做的很多歌整首都有着相同的和弦进行方式。在那些和弦和旋律的改变中,你的身体感到舒适。这就像是一种你确实能够渗透进的,一直吸引着你的节奏。这真是制作音乐的一种美妙的方式,然后我就记起来了很多也这么做的人。Nirvana 就是一个经典例子。Smells Like Teen Spirit 整首歌基本上都有着相同的和弦进行方式,所以这就很简单了,我只要找到一个进行方式可以让我演奏很久,很久,很久就好了。因此我一直在寻找着这种进行方式找了很久,然后就有一个出来了。我只是一直演奏着这个进行方式,然后看看会有什么东西冒出来。”
“呃这大概是发生在一个星期三里,我当时在 Los Angeles(洛杉矶)而乐队的其他人在 London(伦敦),因此我们会有一个星期或者更长的时间是没办法见面的。但是当这首歌出炉的时候,我特别特别想去把它录制成 demo,所以第二天我就去了一个叫做 The Village 的录音室,之后打电话给乐队其他人说,现在有一个部分,我真的想做出能让人随歌舞动的音乐你懂的,但是我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不总是做音乐的专家嘛,所以我们打个电话给 Tim(Avicii)吧,他这么善良呃……啊所以,我把这首歌发给了他问他‘你可不可以来帮忙啊?’他的鸭舌帽反着戴,说着‘可以,要一千两百万美元,哈哈哈哈哈哈!’没有没有,他没这么说!他做 Avicii 版的第一拍时我在他旁边,不过之后他就去了像是 Avicii 的蝙蝠洞的地方,你不被允许去那里!我不知道他负责什么但他做了一个 Avicii 版,然后我们就做出了一个完整的 Coldplay 版,之后我们就过着几个星期像是,把所有的曲目编排在一起,基本上就是在玩俄罗斯方块或者什么的啦,你知道我的意思吧?一玩就是丫的好多个小时,哈哈哈哈!这就是为什么它要花这么长的时间,像是我们会试试这首跟这首或者那首跟那首,这就是时间真正消耗掉的地方,秘密策划着这些东西。我想每一首曲目都应该是上下关联的,因为 Will 跟我说,‘我想我们是在做一张非常个人的 Ghost Stories 专辑吧?这很好但是它要怎么和名字相衬呢?’因此那时我们就开始真正地把这些结构组合在一起,然后我说,啊,在结尾的地方你只要说‘YES’就好,你会想要释放自我。如果我们在一个演奏会里演奏整张专辑,这会是一个关键点可以让我说,‘好,我已经把那些鬼东西赶出我的系统外了,现在让我们来跳舞吧!’”
“于是一次我把这些跟 Will 说了,他回答,‘OK,懂了。’他们(乐队的其他人)知道我们等待的是什么,然后他们……好吧,老实跟你说,演奏这首歌真的很欢乐。我想,尤其是以一个写歌人或者一个歌手的身份,当你开始从事的时候,你就会以各种理由寻求认可。我想演员什么的,一堆人都会想要得到关注,而写歌的技能也是如此,写完后就会有演奏的需求或者是得到认可的需求。如果你很幸运的话,这种需求在你取得进步后就会消散,虽然那并不会令人感到开心。会令人开心的是,你演奏一段音乐,大家就深陷其中了,而迄今为止,当我们在几场演奏会里演奏这首歌的时候,大家都会有这样一种共同的呃……感受。”
Coldplay 现场演奏 A Sky Full Of Stars

9) O

“啊,最后一首曲子叫做 O,其实它也是一首歌叫做 Fly On,所以其实这是两首歌连在一起,而最后的一首是我的孩子们唱的歌的一部分,基本上是在说,don’t ever let go(永远不要放手),我觉得这是一句很棒的话。同样地,在这首歌里有乐队的其他人在让你感受到了活力与其他的一些东西。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只是因为孩子们动人的歌声,还是说也是因为这是我的孩子们的歌声,但是不知为何,这歌声,令我感到安心,令我感受到被拥抱的滋味。它蕴含着温暖,而接着这段歌声的歌(也就是 Fly On)则是另外一首关于努力尝试去到一个你会为你周遭的人而开心的地方的歌,只要他们开心,不管他们选的是哪里都好。我想,这是一首关于无条件的爱的歌。这首歌谈论的是鸟。我并不想这么刻薄,但是我的确不是那些把鸟放进笼子里的人的大粉丝,因为对我来说,那玩意会飞欸,你怎么能这么做?这太疯狂了。因此,这就是一种‘去做你想做的事’的感觉。不不不,歌里并没有鸟叽叽喳喳的声音哦!这是 Jonny 在用他的吉他变成鸟呢!说起你喜欢他的什么吧,它会用吉他做不可思议的动物表情!(备注:比如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里边的牛叫声)这会是我们到最后还是得靠他的东西!哈哈哈哈!”

记者——标题背后的涵义是什么?这个词看起来很像一个圆圈
“首先,谢谢你这么深入地理解这张专辑。当某人说‘这个是这个意思吗’的时候,真的让人感觉很棒。而我的答案是,对的。这来自于一本 Shel Silverstein 的书,叫做《The Missing Piece》(缺失的部分),它的主题是没有人会是我们缺失的部分,我们也不应该会有缺失的部分,我们每个人都是完整的,呃呃呃……他写下了这本漂亮的漫画书,故事的最后,两个 O 一起滚动着。我想这是看待事物的一个很好的方式。不管你是十五岁还是 55 岁还是 80 岁,你都可以说‘我是完整的,我没有什么缺失的部分’,你只是必须去找寻那种内在的完整性而已。这样能讲得通吗?我在努力想跟这本书同样概念的电影但是我没办法。”
记者——Buckwiser(?)让我想到了一丝黑暗
“那是一本好书,也是有很大的影响。The Alchemist(炼金术士,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这本书……其实在我们决定专辑名叫 Ghost Stories 之前,其中一个候选的标题就是 Alchemy(炼金术)。这本书很吸引人,他说的是,你需要的东西就在那里,就在你的内心里,你只是需要一个正确的人去把它引导出来。我得在镜头前说这些,即使在讨论音乐的精神因素时我会感到焦虑,但我对此的确坚信不疑,而它也的确在我的整个人生中起到了帮助,所以我想要去讨论它,所以尽管这不是我作为一个领衔者应当去讨论的东西,但是,我也想去说,所以我这么做了,现在已经太晚了因为我已经这么做了但是我对我这么做的这件事情感到特别骄傲哈哈哈哈哈!”

这可能就是我们拥有的,对 Ghost Stories 最有深度的观测了!这听起来确实是一个很棒的采访。这个采访的音频是 Beat Music 订阅者专属的,但是有志者事竟成,成在 Coldplaying 论坛里 ;)

已有 2 条评论

  1. It's great to see you that you're still alive.

    1. Of course I am! I am just buried in preparation for 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Consequently, I still have no time to update the post right now. However, I will finish it once I graduat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