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豫章书院。 - 制杖言论

我们语文课上课前都要有一位同学上讲台作一番课前演讲,演讲的顺序是从尾号到首号。轮了半个多学期,这个星期五终于还是到我了。正巧最近豫章书院的事件也是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于是就决定利用这次演讲的机会浅谈一下。
本文由我的演讲稿修改而来。

当了这么多年的网瘾青少年,越来越觉得网络这玩意太玄乎了。有些视频越被封禁,关注的、观看的人反而越多了。举个例子,各位有没有看过《穹顶之下》的?

给没有看过的同学科普一下,这部是一位央视记者柴静自费制作的报道雾霾、倡导环保的纪录片,在之后却因为某些不可抗力而惨遭下架。不过,这不禁还好,一禁反而更受人们的关注,纷纷都去百度云找来看了,现在就连我们班的电脑里都有哩。
最近《暴走大事件》也是出事遭到下架了,听说是得罪豫章书院,结果整个系列全部下架。这一下架可还得了,这一星期以来我的QQ空间的状况是这样的:

这篇文章不讨论豫章书院背后的势力,我们只谈谈它的“教学制度”。
豫章书院本质上就是一个披着国学外套的集中营,甭管你的孩子是有网瘾、暴力、早恋,甚至只是爱顶撞父母,不要怕,这里能够以“一个眼神、一个动作、15支笔”为理由把他鞭策得服服帖帖(我们不保证你的孩子能活着出去)。家长只知道孩子“毕业”后哭着抱着喊“爸爸妈妈我再也不敢了”,却很少会清楚甚至无视孩子这期间受到的屈辱、失去的人权、尊严的丧失,甚至被在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划上一道无法愈合的伤疤。甚至在书院被关停后,还有家长拉横联反对,表示:

书院关门了,那这些“流浪孩子”去哪里,去你家吗?

着实令人感到悲哀。

“我告诉你们,我活着就是让你们痛苦的。从此我不读书,不上大学,不结婚,不生孩子,让你们断子绝孙。”
——一个经过杨永信“治疗”的16岁香港“患者”回家对父母说的第一句话,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原文已被删除)
——维基百科《电击法治疗网络成瘾》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几年前的“磁暴步兵”杨永信,他也是靠搞治疗网瘾“一举成名”,靠什么治疗?电击!孩子要是不听话,一个10-40mA的电流往身上一穿,照家长说的,“电完就乖了”。

身高1.85米,体重100公斤的寇姓大一男生曾是名激烈的反抗者。爱好运动的他被电得小便失禁,经过“不知多长时间”的电击,“彻底服了”。走出13室立即大哭,也不敢跟父亲解释。只记着按操作仪器的医生话:“你有网瘾,出去马上跟你父亲认错,自觉跟他说你要留下来看病。”
——维基百科《电击法治疗网络成瘾》

不管是电击抑或暴力,如此残忍的虐待方式,如今这些学院诊所经过这么多年却依旧没有被连根铲除。即使在这些事件曝光后,人家杨永信还是依旧电,豫章书院换个名字换个地方或许就又是一个新的“国学育人”。这是谁的过错?

父母是孩子最重要的启蒙老师。

着实要承认,这些学院诊所的肆意扩张跟高层是有关系的,但有一句话说得好,“没有利益就没有市场”,如果父母不会选择把儿女送去,这些学院诊所又怎能生根发芽呢?

雷斯林的微信文章《暴走大事件全线下架,但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节目》中写道:

事实就是,对于一些家长来说,孩子就是他们生活最大的负担,他们潜意识里认为,如果没有孩子,他们的生活会好很多。

他们有的在孩子小的时候,自己玩,对孩子冷漠,然后怪孩子大了对他们冷漠,白眼狼。

他们有的在孩子小的时候,对孩子暴躁,有的夫妻不和,大打出手,然后怪孩子大了以后性格暴躁。

他们有的自己出口成脏,然后怪孩子会骂人,念三字经。有的没事就酗酒,打架,然后怪孩子崇尚暴力。

终于有一天,孩子大了,管不住了,他们没想过怎么补偿,却找来专业人士让孩子听话,并愿意为此付几万元的费用。

自始至终,他们对孩子最大的要求就是听话,最爱说的话就是“爸爸觉得好”或者“妈妈觉得好”,最期待的就是他们表示好以后,孩子就能兴高采烈地把这当成最高的褒奖。

孩子能听话最好,孩子不能听话,见不到,不打扰他们自己的生活也是很好的。

仔细想想,杨永信也好,豫章书院也罢,这些个让孩子听话的中心,真的是拯救孩子的嘛?真的拯救了很多孩子吗?

我不知道。

也许一部分进去的孩子被拯救了,一部分进去的孩子被毁了,更多的孩子装作被拯救了吧。

但我知道的是,作为他们直接对接的客户,每一个送孩子进去的家长,都货真价实,实实在在的被拯救了。

而且我知道,只要家长们还有这样的需求,只要家长依然没有意识到这是错的,那无论揭露多少这样的黑产业,都会有一座新的出来,借尸还魂。

方法

2009年,广西一名15岁少年被送入“南宁起航训练营”戒治网瘾,被4名教官殴打体罚致死;2014年,河南两少女在戒网瘾学校被强制加训3个多小时,导致一死一伤;同年,14岁网瘾少年因偷吃饼干,双手被教官吊在单杠上,导致8个指头关节处皮肤缺血性深度坏死……

教育是教会孩子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让他们成为真正的成人,而不是让孩子变成父母的傀儡。体罚并不能达到真正的教育,杨永信的电疗也绝不是正确的厌恶疗法,这种变态的惩罚方式,又能够教出多少个健康的学生呢?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有健康的未来呢?

正确的方法可以事半功倍。

知乎问题《为什么不提倡体罚学生?》中,回答者曹文雯这么说到自己的个人例子(侵删):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伊坂幸太郎《一首小夜曲》

最后我想用这一句话来做结尾。为什么一个家庭生病了,却要让孩子去吃药呢?
但愿到我们这一代的时候,这些可怕的地狱不会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吧。

添加新评论